上海体育打造”运动处方师” 这会是未来的热门职业?

  • A+
所属分类:亚洲足球

高血压病、脂代谢紊乱与肥胖、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骨质疏松症等慢性疾病,如何通过运动进行有效干预?怎样给幼儿、儿童青少年、成年人、老年人等不同群体开具运动处方?

从11月29日开始,来自上海市各区72家单位的100名全科医生、社区医生、社会体育指导员、体育康复工作者参加了运动处方师培训班(上海地区)开班仪式。

“10天的培训,有14名专家的30余堂授课,这次真的是干货满满。”一位基层体育工作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全部脱产培训,内容非常硬核。”

精挑细选100名学员

第一天开班仪式在上海体育学院交流中心举行,会议室里,学员身着统一服装,现场座位全部坐满,后面还加了几张椅子。前来采访的记者一看没有空座,只能在教室外面等候。

上海体育学院体育教育训练学院院长高炳宏介绍,2012年我国引进美国运动医学会“运动是良医”的理念后,提出“体医融合”方针,旨在使临床医生或相关健康从业者能够为患者提供科学正确的运动处方服务。

“近几年,大家对健康越来越重视,运动的积极性逐年提高,大家看一看市民运动会的参与人数、每年上海马拉松的报名情况就知道。”

他表示,这几年跟健康相关的培训班,报名情况都很火爆,“这一次也不例外,全科医生、家庭医生、社会体育指导员、体育康复工作者都来报名。但考虑到有一些实操课,人数太多的话,专家教授没办法进行具体指导,最后进行了人数限制。”

参加培训的康复师徐敏就职于尚体健康科技开发的老年人专属健身房“乐活空间”,这次他和两位同事一起参加培训。

“我们以前主要是学习针对不同人群的慢性病,如何给他们开运动处方。但这一次的学习更为系统,涵盖了运动处方理论知识,实用的运动风险评估筛查,多了很多运动评估测试方法,即学即用,操作性比较强。”

“乐活空间”在上海已经有20家门店,是最早一批运动处方和运动干预慢性病的实践者之一。至今,他们已服务超过14万余人次老年人,建立老年人健康档案1095份——72%的老年人坚持锻炼后,失眠、便秘、高血压、脂肪肝等慢性疾病得到明显改善。

上海市体育局一级巡视员赵光圣。

运动处方开给两类人群

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体育强国建设纲要》以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加强体育运动指导,推广运动处方,发挥体育锻炼在疾病防治以及健康促进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一份前期调查统计显示,我国因不良生活方式所致的亚健康占到70%左右,导致死亡的比例占到总死亡人数的87%,心脑血管病人数达2.9亿人,糖尿病患者有1.14亿人,高血压患者2.7亿人,血脂异常人数超过2亿人,脂肪肝和肥胖人数达到2亿多人。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杨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运动处方对人类健康发挥的重要作用在国际上得到广泛认可,在我国也越来越受到高度重视。

高炳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运动处方一般开给两类人群——一类是针对病人,比如说有慢性疾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通过运动来进行辅助治疗。

一类是针对健康人群,现在并没有慢性病,但通过测试、检查之后,给他开一个运动处方,让他变得更健康,少生慢性疾病。

“特别是现在的年轻人,久坐、少动、吃得多,导致代谢紊乱,出现慢性疾病。我们提出吃、动、防、调——先吃好,才能科学地锻炼好;科学地锻炼好,才能防伤防病、防慢病。”

“最高等级的,是通过运动去调节心理状态,心理愉悦高兴了,一切都好办。”

这会是未来的热门职业?

近年来,上海市卫健委和上海市体育局围绕建设健康上海和全球著名体育城市的目标,不断深化“体医融合”,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实践。

上海市体育局一级巡视员赵光圣介绍,2017年和2019年,上海以糖尿病、高血压等相关疾病运动干预为主题,举办了两次“体医交叉培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19年和2020年,上海市卫健委和上海市体育局继续合作,分两批建成219家智慧健康驿站,纳入年度市政府实事项目,基本实现智慧健康驿站街镇全覆盖,上海市民只要刷一刷身份证/医保卡,在家门口就能获得自助健康检测、自助体质检测和健康量表自评,并得到专门指导。

在全国范围内,2020年1月和11月,运动处方师培训班在深圳、厦门创新了全科医生、家庭医生与体育社会指导员、运动康复工作者共同学习、相互交流的体医融合培训模式。

203名体育与医疗系统学员参加了培训与考试,159人通过了考试并获得了由中国体育科学学会颁发的运动处方师证书,成为运动处方师。

的确,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各地都在力推运动处方师,但直到现在这还是一个相对冷门的职业——“目前拿到这个证书之后去找工作,还没有得到广泛认可。”

高炳宏解释说,因为涉及到处方两个字,传统意义上都需要医生来开。

“所以,我们现在走的是体医融合路线,一般是社区医生、全科医生来开方子,比如上海体育学院的体育医院、杨浦区的一些社区医院。”

“即便我们的运动处方师、社区健康师或者社会体育指导员可以开方子,他们开好方子之后,医生也要签字,这样就可以作为一个正式的处方来利用。”

不过高炳宏相信,未来一段时间内,处方师会成为一个比较好的职业,他拿体能师举例道:

“前些年大家对体能训练师也不太认可,但现在专业队都有了体能训练师或者体能教练。老百姓层面也开始聘请私人的体能教练,体能教练已经变成了一个很成熟的职业,甚至可以评职称。”

(责任编辑:王程程_NB12651)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